必赢娱乐场-亚洲必赢-亚洲必赢766net
admin@admin.com
新凤鸣、恒力装置带来近10%的PTA供应增量、聚酯原料让位“霸道总裁”,涤纶长丝将成“钻石王老五”?
2017-10-15

  传统上,聚酯原料在聚酯产业链中占据最强势的地位,但是近期这一现象正在悄然改变。

  PTA:新凤鸣、恒力装置带来近10%的PTA供应增量每月或将出现40万吨左右的产量增长!

  据统计,9-10月新凤鸣一期220万吨与恒力石化250万吨装置的投产预期,这两套装置如能顺利产出,将给我国带来近10%的PTA供应增量,如负荷开满,每月将出现40万吨左右的产量增长。

  PX:又新增了一套100万吨装置,国内或将增加29-33万吨/月产量

  据悉海南炼化扩建的100万吨/年PX装置9月底投产且计划9月30日左右出产品,国内PX供应进一步增加。截止2019年9月,国内新增PX产能包括恒力石化450万吨/年、弘润60万吨/年、辽阳石化扩能30万吨/年、海南炼化二期100万吨/年共计640万吨/年,较2018年底产能增加46%左右。若4季度海南炼化及浙江石化共计500万吨/年PX装置正常运行,按照两套装置70%-80%的开工负荷估算,国内将增加29-33万吨/月PX产量。

  聚酯原料PX-PTA:一夜回到解放前,已跌破沙特遇袭事件发生前的位置!

  9月14日沙特炼油装置遇袭后,在原油带动下,国内化工品普遍走出一波涨势。但随着沙特遇袭事件的影响逐渐偃旗息鼓,先前超预期上涨的化工品纷纷回调,其中又以PTA跌幅最大,已跌破沙特遇袭事件发生前的位置。自9月17日创下阶段新高5456元/吨之后,PTA期货主力2001合约价格便不断走低,9月30日最低至5036元/吨,创下8月22日以来新低。

       而PX作为原油直接下游产品价格同样迅速抬升。但原油减产逻辑随后被沙特方面证伪,国际油价回落,缺乏基本面利多支撑的PX价格也难以维持高位。

  当前PX-PTA环节高加工利润,未来预期还将逐步向下游转移

  需求端方面,随着纺服产业链“金九银十”的到来,需求端的季节性提升成为9月以来PTA价格的重要支撑。但2019年旺季来得更为“温吞”一些,产业链下游各环节避险情绪加重,对聚酯原料往往采取相对谨慎的态度,导致对原料需求的刺激力度不足;另一方面,产业链下游利润持续弱势,厂商扩大经营的意愿不强,采购多以刚需为主,难以进一步提振需求。目前来看,聚酯工厂开工率已逐渐高位回落,随着上游PTA产能进一步增加,下游需求带来的支撑效应逐渐减弱。

  从供给端来看,核心事件就是9-10月新凤鸣一期220万吨与恒力石化250万吨装置的投产预期,这两套装置如能顺利产出,将给我国带来近10%的PTA供应增量,如负荷开满,每月将出现40万吨左右的产量增长,这无疑将给PTA供需面带来更大的累库压力。

       从PX自身供需面来看,此前7-8月恒力、福化等大装置检修降负,供需面一度有所缓解;9月这些装置产量逐渐回归,同时中化弘润80万吨,恒逸文莱150万吨装置逐渐投产,预计供应端将出现较大幅度增加;另一方面,由于前期PX的去库存以及PTA表现相对较好的加工利润,8-9月市场对PX采购积极性较高,进口端也将出现一定幅度增长。

  此外,从产业链利润分布来看,2018年大炼化装置逐渐投产以来,整个聚酯产业链的利润分布长期控制在PX-PTA区间。较高的经济效益也带来了产业竞争加剧,进入2019年后,PX与PTA均进入产能快速增长期,上游厂商逐渐难以控制定价权,产业链利润也逐渐开始向下转移。目前来看,PTA500元/吨附近的加工利润已经趋近正常水平,但PX500美元/吨左右的加工利润仍有相当大的压缩空间。随着PX供过于求的格局持续,其价格预期仍有一定下行空间。

       在沙特遇袭事件的影响逐步消退后,聚酯原料价格回归基本面逻辑,无论自身供求还是上游成本,都存在较明确的利空因素,预期四季度聚酯原料价格将持续弱势运行。而从产业链利润分布的大格局来看,当前PX-PTA环节过高的加工利润,未来预期还将逐步向下游转移。

  新一轮产能投放期后,涤纶长丝会是产业链的“钻石王老五”嘛?

  未来,由于贸易壁垒增加,以及聚酯原料进入新一轮产能投放期,最终聚酯行业特征将呈现多元化的趋势。

  1、政策加持,利润驱使下中国开启PX产能扩展新纪元,进口依存度大幅下滑。2019年Q4-2020年PX存在浙石化、东营联合、海南炼化以及中化泉州总计700万吨新增产能投产计划。伴随着国内自给率的提升,未来PX进口依存度将由目前的60%下滑至不足30%。

  2、PTA进入产能投产高峰,行业竞争格局加剧。2019年Q4-2020年PTA存在恒力石化、宁波逸盛、新凤鸣、虹港石化、福建百宏等总计1880万吨新增产能投产计划,未来PTA行业竞争将进一步加剧,未来再度进入低加工费区间,行业利润将逐步向聚酯转移。

  3、聚酯行业集中度趋势不变,差异化纤维成为行业角逐新战场。虽然2020年聚酯存在595万吨聚酯产能计划投放。因生产工艺的限制,近两年聚酯产能投放仍以桐昆、新凤鸣以及恒逸等企业为主,未来行业集中度提升的趋势不变。但由于常规化产品竞争优势的转弱,差异化纤维成为聚酯行业角逐的新战场。

  4、中美贸易战拖累终端行业,加速终端行业转移以及纺丝行业出口。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中涉及近410亿美元纺织及服装行业,未来贸易壁垒将愈发严重。且由于国内人工成本过高,终端服装行业已经呈现向东南亚进行转移的趋势,伴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升级,服装行业东南移的趋势将进一步加速,与此同时,由于东南亚地区聚酯产能增速缓慢,这将加剧纺丝行业出口。

  目前,聚酯市场行业结构性、区域性、阶段性过剩的情况依然严峻,且下游需求疲软的状态并没有改善,聚酯工厂面对的形势依旧难言乐观,但为了聚酯行业的可持续发展,依然要经历“去产能”的沉痛。